搜索

淅川縣老城鎮滿山掛滿“幸福果”

發布于:2020-02-04 13:50   作者:曹國宏 李曉輝   來源:河南日報

冬日的淅川層林盡染,初升的陽光精神抖擻。石紅星已經在杏李基地內為果樹拉枝了。“這杏李拉枝,能夠增加果樹的采光、調整樹形、提高果樹的通風性、提高坐果量。”石紅星伸著四個指頭,一副專家范兒。

63歲的石紅星是淅川縣老城鎮馬溝村建檔立卡貧困戶。2016年,石紅星種植了5畝多杏李,今年開始掛果,賣了5000多元。“進入盛果期后,畝產萬元可不是夢。”想想過去的苦日子,算算以后的好收成,石紅星笑得一臉燦爛。

地處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丹江口水庫核心水源區,交通閉塞、生態脆弱。“為服務中線工程建設,老城鎮外遷移民1.6萬人,占全鎮人口的四分之一;通水前夕,在國家有關獎補資金尚未到位的情況下,鎮內關停污染企業、拆除養魚網箱、取締養殖場;原集鎮和4個村莊以及數萬畝優質良田被淹沒,綜合損失近1億元。”老城鎮鎮長姚云亭感嘆,這對于一個秦巴山片區的貧困鄉鎮來說,幾乎是傾家蕩產、一貧如洗。

統計顯示,截至2015年底,老城鎮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村5個、貧困戶1052戶、貧困人口3867人。其貧困程度之深、扶貧成本之高、脫貧難度之大,對一個庫區鄉鎮來說可謂是困難重重。

為了確保一庫清水永續北上,淅川縣“有樹不能伐、有魚不能捕、有礦不能開、有畜不能養”,老城鎮黨委書記翟成敬介紹,由于老城21個行政村村村環庫、戶戶臨江,按照《丹江口庫區及上游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十三五”規劃》,還要防治傳統種植造成的農業面源污染。能不能找到一條既保護水質又不耽誤經濟發展的路子?2013年春,翟成敬帶著鎮、村干部先后赴浙江安吉、湖北神農架、山東壽光等地考察學習、取經問道,回到鎮里,他們又馬不停蹄地走村入戶、實地調研,經過深思熟慮和科學論證后,老城的答案漸漸清晰。“我們克服重重困難,轉型發展杏李、軟籽石榴等高效生態林果,講述了一個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故事。”翟成敬說。

1、土地“轉”出去,“三金”賺回來

大面積發展高效生態產業,首先需要把土地從農民手中流轉給有技術、有實力的公司,讓農民從土地中解放出來,成為“產業工人”。“但一部分群眾認為,離開了土地,就離開了生活的根基,靠什么養家糊口?受傳統意識影響,群眾思想不解放,土地流轉阻力大,鎮干部一入村,鄉親全都躲。”

劉德偉是老城鎮人大主席,2016年初冬的一天中午,他總算“守住”了楊山村的老隊長。

“老人家,我來看看您!”劉德偉拉著老人的手,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后,老人被他的誠摯所感動。他手指著掛滿山墻的鋤頭、镢頭說:“我從農業學大寨到土地分下戶,從種糧到種煙,年年先進。你瞅瞅,這些都是獎品啊!”老人話鋒一轉,“可是,土地流轉給他們,俺們吃啥?”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無論劉德偉怎樣講道理、算細賬,老人還是下不了決心。

困難不攻克,堅決不撤離!老城鎮黨員干部初心如磐,意志如鋼。

午飯是在老人家里吃的。飯菜剛上桌,一只母雞驚叫著飛撲到飯桌上,菜盤全是爪印和雞毛。“這可咋辦,可咋辦呢?”老人尷尬了。劉德偉小心翼翼地把雞毛一根根捏起、扔掉,先來了一口:“這么好的菜不吃可惜了!來,大家吃吧!”飯后,老人點起了旱煙袋,沉思了一會兒說:“劉主席,這個合同我帶頭簽!我們隊的人我動員!”

一頓“雞毛飯”,暖了百姓心,濃了黨群情。楊山村的土地流轉合同當天全部簽訂完畢。

經過鎮、村兩級干部的艱辛努力,楊山、險峰、王嶺、下灣等4個村7000畝土地在一周內全部流轉給企業發展軟籽石榴,道路、橋梁、水管、電力等僅用兩個月就鋪設完畢,創造了驚人的“老城速度”。

“老城速度”點燃“老城激情”。在推進軟籽石榴產業發展中,老城鎮按照“政府主導、市場主體、三權分置、利益共享”的發展模式,土地所有權歸集體、承包權歸農戶、經營權歸公司,農戶實現“一地生三金”:土地以500元/畝的價格流轉給公司,農戶得“租金”;公司把栽好后的果樹反租倒包給農戶,一棵樹年管理費8元,每畝90棵720元,農戶拿“薪金”;果樹收益時,農戶和公司按1∶9分成,農戶又拿到了“股金”。

11月15日,楊山村軟籽石榴基地內,正在為果樹冬剪的貧困戶楊朝峰算了自己的收入賬:“土地流轉費,每年6000元;公司務工每年近3萬;再加上到戶增收的分紅,一年收入4萬元不成問題!”楊朝峰說。

在老城鎮,共有像楊朝峰一樣的323戶貧困家庭與軟籽石榴基地簽訂帶貧協議,100多名貧困群眾在基地務工,人均年收入超過1.8萬元。

2、荒山變果園,游客擁進來

“老城為啥種杏李?”

“杏李抗旱能力強,喜陽光,根系發達,可保持水土,具有極高的生態價值和經濟價值,市場前景好。”在老城鎮馬溝村,翟成敬指著漫山遍野的杏李果園介紹,過去,這里可全是荒山荒坡。

“引進中線水源公司,與農戶簽訂合同,公司投資苗木、微肥和技術,群眾提供土地,公司保底價回收,解除了農戶后顧之憂。”老城鎮黨委副書記王曉介紹,目前,老城鎮已在冢子坪、馬溝、黑龍泉、秧田、陳嶺、穆山等12個村發展杏李3萬余畝。

黑龍泉村的劉根太,原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家中有常年生病的老人、正在上學的孩子,迫于生計,他曾挖過隧道、干過建筑、下過煤窯……日子過得依然緊巴巴的。在鎮政府的幫助下,老劉流轉承包20畝荒坡,利用政府貼息,貸款5萬元種植杏李。經過縣里幾次技術培訓,老劉吃透了種植技術。2017年,他的杏李進入盛果期,當年就賣了20萬元,光榮脫貧。

“以前,這里全是土路,果子成熟了,全靠手推車、小拖拉機往外盤,費時費力。后來鎮里給修了水泥路、鋪設了澆水管網,你看,車子都能開到果園了。”老劉介紹說,在駐村扶貧干部幫助下,他還在果林里套種花生、中藥材等,短期就有收益,去年又養殖了250只鵝,彌補林果業的“空白期”。

在推進杏李產業發展過程中,老城鎮出臺多項政策,在基地建設、生產設施、信貸支持、資金扶持等方面給予傾斜,積極整合農業、林業、水利、交通等項目資金,使項目跟著基地走、服務跟著產業走。

干群聚合力,老城換新顏。“按照區域化布局、規?;七M、有機化發展、產業化經營的思路,老城鎮已栽植杏李3萬畝、軟籽石榴7000畝、竹木混交林3000畝,基本實現了生態林果全覆蓋,并帶動1085戶貧困家庭人均增收6000元。”翟成敬介紹,一個春有花、夏有蔭、秋有果、冬有綠的生態老城雛形已現。

“三月二十八,淅川老城看李花”“中秋月兒圓,老城石榴甜”。一時間,四海賓朋,云集老城。山上杏李山下果,引得游人不思歸。在老城鎮軟籽石榴、杏李等產業基地附近的楊山、王嶺、夏灣、官富山等村,開起了近百家農家樂。“每到春季、秋季,每逢‘五一’‘十一’,家家爆滿,每天都能收入幾千元。”老城鎮楊山村“桃園山莊”店老板陳永紅很珍惜眼下的幸福生活。

3、掀起新改革,山村富起來

2016年初,一場寒潮襲來。盡管做足預案,但老城鎮的干部們仍不敢大意,與技術人員在夜晚零下10℃的低溫下看護著丹江邊的軟籽石榴,一守就是五天五夜。寒潮過后,7000畝軟籽石榴安然無恙,依然健壯地生長。

翟成敬長舒了一口氣。“受天氣、市場、技術等因素制約,搞生態農業風險大,甚至是九死一生,但只要我們及時調研,做好風險研判,農業就一定會成為有奔頭的產業。”翟成敬堅定地說。

工作重心下移、工作力量下沉、服務保障下傾。老城鎮干部包村分戶、進村入戶,了解群眾所思、所盼、所怨、所急,一番梳理后,新的問題浮出水面。

馬溝村貧困戶石吉狗,夫妻倆年近七十,由于缺少技術和勞動力,今年夏季,他們種植的4畝杏李只賣了3000多元錢;貧困戶石致富,2018年底通過易地搬遷扶貧,全家5口人已安居在淅川縣城附近的光明社區,老家種植的6畝多杏李因無人管護,今年只賣了2000多元;貧困戶全志云,全家7口人均在外地務工,家里7畝多杏李因無人管護,幾乎沒有收入。

像石吉狗、石致富、全志云等村民一樣,因缺少技術、勞動力等因素造成林果減產的現象,在老城鎮相當普遍。而同為馬溝村的石秀朝,也是三年前種植了3畝杏李,因為科學管護、精耕細作,今年他的杏李就賣了9000多元。

同是3年樹齡,管得好的畝效益好幾千,管得差的不足千元。收成低了,果農的種植熱情就不高,有的甚至寧愿拋荒……面對新的矛盾和問題,探索新的方法和路徑,一場新改革,開始在老城鎮醞釀。

今年初秋,一場“諸葛亮會”在丹江口水庫北岸的紫槐山下召開,來自老城鎮的果農、技術員、鎮村干部等近千人聚在政府大院。戶均一份“村情民意調查問卷”“林果產業發展調查摸底表”等成了農民直抒己見的“綠色通道”。

經過一整天的分組討論、投票表決,大家初步形成共識:以村為單位,把農民手中分散經營的果園集中起來,通過合作社的形式進行集約化管護和經營,黨員和村組干部加入合作社,確保群眾致富有信心;合作社對果樹統一施肥、統一拉枝、統一修剪等統一管理,并統一銷售;管理和銷售費用前期由合作社自籌資金,待杏李銷售后,扣除前期成本,利潤由農戶和合作社7∶3分成,即農戶分得利潤的70%,合作社分得利潤的30%。

“農戶的土地收歸集體經營,果園‘托管’給合作社,技術、勞力、管護和銷售由合作社統一負責,農戶坐等分享收益。”翟成敬說,村民贏了收入又贏生態,何樂而不為?當晚,老城鎮967戶果農在協議書上按上“紅手印”。這種“合作社+農戶”的利益共享模式,得到了老城鎮村民的一致認可。

老城鎮中線水源杏李公司技術員馬大林算了一筆賬:杏李樹一般5至6年進入盛果期,一畝地平均栽植56棵樹,如果土、肥、水管理到位,每棵樹可平均掛果150至300斤。除去每畝600元的投入,按照當前地頭收購價每斤2元算,1畝杏李果園可以凈收入1.6萬至3.3萬元。

“我最驕傲的是,讓老城的荒坡荒山綠起來、美起來,讓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的鄉親又重新愛上了這片土地,并從土地中找到了尊嚴,找到了滿滿的收獲感、幸福感。”翟成敬介紹,老城鎮已經建了5個500噸的保鮮庫,明年還要再建13個。“這樣才能提高杏李附加值,掌握定價權,才能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

責任編輯:武思佳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正规合法吗 推倒胡麻将技巧经验 pc蛋蛋加拿大 股票下跌放量 好运彩app安卓 手工串珠兼职在家做 850棋牌下载最新版ios 融资融券的股票会涨 麻将下载安装 哪个刮刮乐容易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