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戰“疫”時期 養殖企業兩頭突圍

發布于:2020-02-09 12:06   作者:郭少雅   來源:農民日報

本報記者 郭少雅

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許多地方飼料生產和畜禽養殖業生產資料運輸受阻,面臨著“產品送不出,原料調不進”的困境。如何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前提下盡可能保障畜禽產品生產供應能力,各地養殖業正在多方發力,兩頭突圍。

我有信心把蛋賣出去,當務之急是讓雞活下來

湖南省永順縣九官坪村距離懷化市不到300公里,平時開車一天來回都不成問題??扇缃?,這300公里的距離,成了正鴻蛋雞專業養殖合作社理事長田徑心里的“天塹”。蛋雞全價飼料的庫存到正月十五就會見底,合作社里的2000多只雞如今還在猛著勁兒保持著90%的產蛋率,絲毫“不知道”即將面臨斷料風險。

“年前就預定了懷化正大公司的飼料,沒想到突發疫情,現在懷化的大車出不來,我們村主動隔離不方便外出。”田徑已經聯系了貨車,這個時候貨運司機難找,他準備自己上,“無論如何也得把飼料拉進來。”

聽說去縣畜牧局打報告填申請就可以獲得飼料貨車上路的通行證,田徑趕忙托人打聽。即便如此,他的心也沒放下。就算車走得了高速,可從高速上下來進鎮進村的時候,往往會遇到監測點不便通行,人家一句“人都有危險,哪還管得了你的雞?”就能把他堵得無話可說。“疫情當前,誰也知道防控是頭等大事,我也全力支持,但企業也要努力撐下去。”田徑說。

4年前,田徑和另外4家農戶一起創辦了這個蛋雞養殖專業合作社,作為能夠帶動當地貧困戶增收的新型經營主體,縣里給了很大的支持,出資建設了沼氣池,硬化了合作社運蛋出村的土路,如今合作社已經成為縣里重要的雞蛋供應來源。蛋雞合作社的養殖規模一直保持在2萬只左右,“年前進行了淘汰,同時跟常德市桃源縣的一個繁育企業訂購了1.7萬只雞苗,交了十幾萬元的定金。”田徑說。

雞蛋銷路上也開始出現麻煩。田徑告訴記者,去年價格最好的時候,一件雞蛋(360個)能賣到290元,現在的價格已經下降到150元,他自己做好了降到100元以下的準備,“我們的客戶包括市場上的臨街店鋪、走鄉串戶的小販和超市,目前除了超市能夠正常走貨外,臨街店鋪還不讓開門,小販也趕不了集市,他們走不了貨,我們的貨就得被壓著。”

飼料供應不上,雞蛋的銷路目前也不明朗,能不能先把產能降下來?田徑算了一筆賬,廠房的用電、租金都已經固定,如果不全馬力開工,就支撐不住必要的支出:“少有少的賣法,多有多的銷路,產能不能降,我有信心把蛋賣出去?,F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當務之急是讓雞活下來,希望我能把飼料拉回來。”

一公斤豆粕都不會放棄,飼料廠必須復工

“飼料廠再不開工,繁育基地里幾千頭能繁母豬就要斷糧了。”重壓之下,安徽省淮北市濉溪縣牧仕達飼料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張志玲的嗓子已經開始沙啞。往年,飼料企業在正月初七就會開始正常運轉,如今已經正月十五,為了控制疫情傳播,還沒有拿到縣上的復工許可。“不說供應客戶的問題,我們自己繁育基地的豬也面臨斷糧。”她跟縣里相關部門反映了實情,得到了盡可能多的支持。

牧仕達飼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年生產能力10萬噸以上的飼料企業,同時經營著2000頭能繁母豬的規模種豬場,是淮北市龍頭企業,省飼料協會常務理事。目前牧仕達已經把飼料供應范圍縮減到自家的種豬繁育基地和另外一家常年合作的國家生豬核心育種場,兩者加起來,光能繁母豬的存欄量就有6000頭左右。

“我們目前的豆粕存量只有60噸左右,就算能盡快獲得開工許可進行生產,生產出的全價飼料最多也只能支撐兩家繁育基地不到一周的時間。”張志玲最擔心的是一旦飼料短缺,豬有發生群體死亡的風險。

由于大量的油廠沒有復工,開工的飼料企業豆粕原料緊缺,牧仕達采購部經理多方聯系,終于采購到一車豆粕,但是因為油廠缺工人和包裝物資,豆粕只能直接“攤”在車里拉過來。采購經理請示張志玲“這樣的豆粕要不要”,張志玲咬著牙說:“我能不要么?怎么拉到廠里,我去想辦法協調,怎么卸貨,只能找工人一鏟子一鏟子卸。但是現在,就是一公斤的豆粕我們都不會放棄。”

上一個年度對抗非洲豬瘟的經驗,讓大多數的規?;i養殖企業都有了較強的應對疫情的能力。牧仕達進出的運輸貨車都要通過消毒通道,地上還專門灑了燒堿水進行輪胎消毒。后勤保障部門給每一位員工配置了專業的消毒液,不僅在工作場所用,還要帶回家用。工人穿的防護服也加強了消毒頻率,延長了消毒時間。“過去他們要對養豬安全負責,現在更要對家人的安全負責。”張志玲告訴記者,“好在動物防疫工作久經考驗,畜禽行業對生產和運輸方面的疫病防范已經非常有經驗,希望社會各界也能了解到這一點,相信我們,對我們的安全生產、安全運輸有信心。”

即便防疫措施如此周密,千辛萬苦找到的飼料原料在通過各省各市縣的運輸過程中,還是會層層受阻。“飼料原料可以納入應急運輸綠色通道,能夠獲得通行證。安徽省的應急物資通行證,需要在網上向省相關部門備案,然后企業自行打印隨車攜帶。江蘇省的通行證則由市縣的交通部門蓋章。雖然各省都出臺了相應的辦法,可多個部門聯合執法,跨省跨縣運輸,往往通行規則不同,信息不對稱,這就苦了要通過層層關卡的司機。”為了多方協調豆粕進廠,張志玲已經幾個晚上都沒睡覺了。她的企業區位優勢十分明顯,公司對面就是可以輸送東北玉米的火車貨運站,不遠處就是高速路口,不需要通過鄉鎮和村里情況更加復雜的道路,“其他的飼料廠、養殖場很少有這樣的區位條件,真不知道他們要怎么撐過去。”張志玲的養殖微信群里,已經有肉雞養殖企業在以10元錢一只的價格出售4斤-5斤的肉雞,前提是到養殖基地自取。“屠宰場停工,飼料又到不了,企業也是很無奈!”張志玲搖著頭,又開始抓緊協調采購原料的各項事宜。

抓緊落實政策,讓產業鏈上的毛細血管必須暢通

1月28日,湖北省家禽協會分別向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和中糧集團發出緊急求援函,希望兩家公司對口支援湖北省玉米和豆粕。1月30日,湖北省重點農牧集團晨科農牧在其微信平臺上發布求救文章,希望各界關注湖北省的幾億只雞和1600多萬頭豬。與此同時,中國畜牧業協會、中國飼料工業協會開始接到不僅限于湖北省的各方求助電話——養殖場急缺飼料,盼飼料廠盡快開工;飼料廠急缺生產原料和工人,想開工卻困難重重。

好消息也接踵而至。1月30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 交通運輸部辦公廳 公安部辦公廳關于確保“菜籃子”產品和農業生產資料正常流通秩序的緊急通知》印發;2月1日公安部交管局要求對未經批準擅自設卡攔截、斷路等要立即報告;2月3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關于維護畜牧業正常產銷秩序 保障肉蛋奶市場供應的緊急通知》發布,通知要求:不得攔截仔畜雛禽及種畜禽運輸車輛、不得攔截飼料運輸車輛、不得攔截畜產品運輸車輛、不得關閉屠宰場、不得封村斷路、支持企業盡早復工;2月5日,全國農業農村系統應對疫情視頻調度會召開,會議強調,要按照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和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的部署,全力推動防控措施在農村落實,扎實做好“菜籃子”等農產品供應保障,抓緊抓好農業生產。山東、河北、浙江、安徽等省也相繼出臺并落實了相關政策,全力保障“菜籃子”產品和飼料等生產投入品有序流通。

但實際運行中,打通產業鏈上的“毛細血管”尚需要時間。記者了解到,一些地方的飼料生產企業受到開工生產管制,甚至出現某些地方“一刀切”關閉天然氣的現象。很多飼料企業普遍面臨員工無法按時到崗的情況,裝卸物資都成了難題。飼料成品和飼料原料跨省運輸難、跨縣運輸難,很多貨車獲得了通行證好不容易將物資運送到了目的地,又面臨著“空車”無法駛回的難題。與此同時,很多生豬屠宰場、禽類加工企業開工受限,進一步積壓存欄,增加養殖環節的飼料壓力和資金壓力。

“這是一場系統防疫控保戰,能打贏的底氣在于14億人能夠安心踏實地呆在家里,而不用擔心肉蛋奶等生活物資的匱乏。阻斷疫情需要更加細致、合理地規劃,需要各級政府各個部門的通力配合,避免‘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需要對群眾更加理性的引導。作為畜禽養殖行業的從業者,我們有信心一起闖過去。”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專家朱增勇說。

責任編輯:于婷婷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 基本图宁夏新11选5玩法规则 大唐棋牌游戏下载安卓版 二肖八码中特 幸运赛车开奖网址 南粤36选7彩票开奖 股票期权交易规则 今天打麻将的最佳方位 杠杆炒股有哪些推荐 追光棋牌 长江投资股票分析